李先生

共生家園  古道一村

活著不再是我

我自幼父母失和,在家暴陰影下成長。記得18歲那年,我終於反抗父親,失手打斷了他的肩骨,自此走上了江湖的不歸路。在毒品打架中自暴自棄的過著痛苦的生活。

25歲那年我出了事,避逃仇家,經朋友介紹來到了希伯崙跟隨這對人人叫他老爸老媽的異種人類,我常說要不是他們,我墳墓(假如有的話)的草,應早已高過了我的頭,吸毒、販毒,唉!我的人生要不是有這對老人家,真不堪想像我可悲的下場,共生了15年,磨掉了我前半生一堆的劣根,誰能相信我現在竟是個會敬拜、禱告、會帶個案,而且是五個孩子的爸爸了。

老爸獄中出來時(被人冤枉),我哭抱著,只記得她悠悠的說;小兔崽子,該關的是你,怎會是我 ? 這牢是替你坐的…。

我終於明白,16年過來了…老爸老媽這麼多年堅守著家園,讓我們可以活下來,這話已變成了我的信仰,我也就是用這種態度,帶領我身邊每一位人生走迷路的人。

這條共生的路,已是我這一生最後沒得選擇的抉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