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小姐從體制出走的戰將

共生家園中我是最早的成員。加入共生我才七歲,因我的父母正是家園的創辦者,現我已從師大美術系畢業了,我選擇加入共生打造工作行列。

記憶中父母是深深相愛、愛窮困者、又愛我的可敬長者,只是自幼不知為何家中總是住滿了各類的精障、身障、和被酒、毒綑綁的人。日子一久也就習以為常了。只是一日上了大學、住校,開始生活在所謂的正常人中間,我才開始認真思索父母力行共生的真正動機,在同學中我也孤獨的摸索出一條自己的路。

大四是我人生最艱困的一年…看著如是愛窮人,奉獻一生的父母竟遭人誣陷深陷囹圄無,而司法竟只是慘白無助的觀望…對體制的失望更叫我看清了父母選擇共生的勇氣和智慧。畢業後,我選擇了放棄體制,走上爹娘扶貧共生的路。父親含淚要我再考慮…但我知這是我的選擇,我願跟隨父母的腳蹤、一生認真學習愛人、愛主。